我 易水 黑粉 打钱

不会再有第五相关 请取关我

?自割腿肉

我杀色感

【锤基】噎人

30天挑战1 八百字ooc小甜饼

全是瞎jier编的别信

—————————————————

Loki打小就觉得自己比哥哥Thor更聪明:Thor只知道一味打打杀杀,是个只会动用武力的笨蛋,而他更会用脑子思考——这可是个好东西,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确实,他比起Thor也许显得,更优雅一些。

  即使长大后也是这样,例如我们这位高贵的阿斯加德的二皇子,正在复仇者大厦的顶层——喝下午茶。他对这儿满意的不得了,当然,他也爱死了面前一盘一盘的布丁。

  但即使这样,他会像他那愚蠢的哥哥一样狼吞虎咽吗?地球人的脚趾头恐怕都知道这位殿下口嫌体正直的性格。

  “咳咳……”

  Loki简直不能相信,他,堂堂阿斯加德二皇子,冰霜巨人,诡计之神,自誉地球上法力最高强的法师——被一块布丁噎住了???

  再不济也得是块抹茶味的噎住他,结果是一块原味的???

  作为神,噎住当然要不了他的命,但是真的很难受,胸腔里的那块小东西卡在那儿,上不去下不来,Loki在尝试过开膛以外几乎所有方法后也无能为力。

  Loki第一次对人类产生如此之大的“敬意”,不过,也许惊异更多一点。

  就当他在第142次尝试时,一个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出现了,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

  “你来这里干嘛,没看见我在享受下……咳咳,咳!”

  然而当事人也是一脸惊异地看着Loki,似乎是不明白他为何这么快就发现了自己。

  Loki只是白了他一眼,“你挥锤子声音那么大,不想听到都难。”他觉得他快窒息了,被噎住倒是没啥事,但如果他那位日常不带脑子出门的哥哥来了,可就摊上大事了。

  “被噎到了?这不很简单吗……”Thor走上前。

  “要你管……?!!”

  Loki现在确确实实快窒息了,他的哥哥竟然亲了他??!!嘴对嘴的?!?!还是在公共场合???!!!

  他能感受到Thor的体温,像是春风化开了腊月的寒霜一样,但比这更加炽热。Thor的舌头扫过他一排整齐的上牙,几乎算是畅通无阻地最终与他的纠缠在一起。

  Loki脑子直接关机掉线,他一脸呆滞地被亲吻着,出手反抗已经是在他被亲的晕晕乎乎的时候了,而困扰他半个下午的小东西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的时候,他耳朵已经红透了,又掩饰着咳嗽了两声偏过头去。

  “弟弟,弟弟你还被噎着呢吗??”另外一位当事人倒是一点没有这个觉悟,反而倒是像一只大型犬一样担忧地看着Loki。

  “我很好,什么事也没有!当然也没有被噎着!!!”Loki下了逐客令,带着十分善意的微笑让Thor离开了这里。具体是如何办到的,因内容含血腥暴力行为而不予显示。

  等等,他是怎么知道我是被噎到了。Loki突然想起来,他只是咳嗽了两下啊,又是谁告诉他该这么做的???

  某不愿意透露全名的J姓AI和不愿透露全名的Stark姓富豪深藏功与名。

Loki打小就觉得自己比哥哥Thor更聪明:Thor只知道一味打打杀杀,是个只会动用武力的笨蛋,而他更会用脑子思考——这可是个好东西,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确实,他比起Thor也许显得,更优雅一些。

即使长大后也是这样,例如我们这位高贵的阿斯加德的二皇子,正在复仇者大厦的顶层——喝下午茶。他对这儿满意的不得了,当然,他也爱死了面前一盘一盘的布丁。

但即使这样,他会像他那愚蠢的哥哥一样狼吞虎咽吗?地球人的脚趾头恐怕都知道这位殿下口嫌体正直的性格。

“咳咳……”

Loki简直不能相信,他,堂堂阿斯加德二皇子,冰霜巨人,诡计之神,自誉地球上法力最高强的法师——被一块布丁噎住了???

再不济也得是块抹茶味的噎住他,结果是一块原味的???

作为神,噎住当然要不了他的命,但是真的很难受,胸腔里的那块小东西卡在那儿,上不去下不来,Loki在尝试过开膛以外几乎所有方法后也无能为力。

Loki第一次对人类产生如此之大的“敬意”,不过,也许惊异更多一点。

就当他在第142次尝试时,一个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出现了,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

“你来这里干嘛,没看见我在享受下……咳咳,咳!”

然而当事人也是一脸惊异地看着Loki,似乎是不明白他为何这么快就发现了自己。

Loki只是白了他一眼,“你挥锤子声音那么大,不想听到都难。”他觉得他快窒息了,被噎住倒是没啥事,但如果他那位日常不带脑子出门的哥哥来了,可就摊上大事了。

“被噎到了?这不很简单吗……”Thor走上前。

“要你管……?!!”

Loki现在确确实实快窒息了,他的哥哥竟然亲了他??!!嘴对嘴的?!?!还是在公共场合???!!!

他能感受到Thor的体温,像是春风化开了腊月的寒霜一样,但比这更加炽热。Thor的舌头扫过他一排整齐的上牙,几乎算是畅通无阻地最终与他的纠缠在一起。

Loki脑子直接关机掉线,他一脸呆滞地被亲吻着,出手反抗已经是在他被亲的晕晕乎乎的时候了,而困扰他半个下午的小东西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的时候,他耳朵已经红透了,又掩饰着咳嗽了两声偏过头去。

“弟弟,弟弟你还被噎着呢吗??”另外一位当事人倒是一点没有这个觉悟,反而倒是像一只大型犬一样担忧地看着Loki。

“我很好,什么事也没有!当然也没有被噎着!!!”Loki下了逐客令,带着十分善意的微笑让Thor离开了这里。具体是如何办到的,因内容含血腥暴力行为而不予显示。

等等,他是怎么知道我是被噎到了。Loki突然想起来,他只是咳嗽了两下啊,又是谁告诉他该这么做的???

某不愿意透露全名的J姓AI和不愿透露全名的Stark姓富豪深藏功与名。

end



三十天挑战

day one 药物成瘾

【威红】无题

三刷tfp我都要哭出来了

然后看到那张图“只有你的小叛徒伸出手想要抓住你”真实难受

--------------------------------------------------------------------

  红蜘蛛盯着红色的灯光出神。

  明明只是满目的疮痍,但他那该死的光学镜却不由自主地聚焦在那闪烁的红色灯光上。

  他自嘲地笑笑,他好像又看到他的主人了————或许说是前主人更好些。他看到威震天站在这片废墟上,眺望着一颗赛博坦的行星,就像还没来过地球的时候一样。然而那只是一块灰色的飞船残骸。

  击倒也许是对的,他全身的零件是该翻新改造一遍了。

  他的火种源啊。

  红蜘蛛把脸埋到了臂弯里,下垂的机翼在微微颤抖,发声器发出不明所以的嗡鸣。

  他又想起他来了。

  .......

  威震天的笑僵硬在脸上,他瞪大了他的光学镜,猩红的镜片里倒影出手持星辰剑的大黄蜂的身影。利剑贯穿了他的胸膛,穿过了他的胸甲,也同时穿过了他的火种。

  他还想说些什么,但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慢慢向后方倒去,露出沾上他紫色血液的星辰剑。  

  他的机体上带着几百万年来留下的斑驳的伤痕,从他成为角斗士到他成为霸天虎的领袖,他曾经在无数灾难中存活下来,如今他却将要死去,回到火种源。

  威震天从宇宙中向下坠落,或许他会狠狠地摔到某处地面,摔得支离破碎;又或许他会掉到深海底部,再也不会被人提起。

  他红色的光学镜一闪一闪的,逐渐暗淡下去,然后掉进了冰冷的黑色眼眶里。

  “不————”

  红蜘蛛几乎是崩溃的颤抖着,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他的身体。他跪了下来,伸出手却没能拉住他。

  等他回过神来,只看到了浩瀚的宇宙和蓝色的地球。

  ......

  他恐怕是中了什么可怕的病毒吧,他自己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发抖。在他的面前是破碎的残骸和漆黑的宇宙。

  唯独少了他的领袖。

end

【汤哈】remember me(3)

哦梅林我觉得我化学考试药丸

最近累死乐 默读真de好看(?)我吹爆P大

ooc有 本文无大纲继续裸奔

————————我想去霍格沃茨————————————

哈利醒来时便是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这里有着高大的巨怪石像和绿莹莹的光————是和格兰芬多完全不同的风格,毫不客气地说,这里比起其他学院的休息室,是阴森可怕,甚至骇人的。这里虽然处于湖底,但光线却不是很暗,上方的天花板中渗出像斯莱特林们一样幽幽的光来。

  正当哈利这么想的时候,他身边就坐着个斯莱特林,他自己差点儿成了个斯莱特林。

   确实是这样,汤姆 里德尔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直直的盯着哈利的眼睛,哈利从那双墨色的眼里看到了些不知是周围的还是他自己眼中反射来的绿色,这似乎并不显得很奇怪。虽然绿色在哈利眼里应该被银色衬上,就像格兰芬多的金色和红色一样,但黑色和绿色搭配起来也是很漂亮的,不是吗?

  “你来了,”汤姆率先开了口,声音比哈利上次见到他时很像,多的几分沙哑似乎是因为青少年的变声期的缘故,但是依旧好听。

   哈利如梦初醒,虽然距离他上次见到汤姆对他来说只过了半个学期不到,但看汤姆的个头和他身上的校服就知道汤姆上次见到他是很久之前的时候了————也许。

  “嗯,嗨。你好。”哈利有些尴尬,他不知道怎样开启这个奇异的对话,他是在梦里吗?或者是他到了汤姆 里德尔的世界?

   “你上次来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汤姆开口,他尽力掩饰着声音里的嘶哑,但在说道“很久”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沙哑的喉咙,像是一把钝器狠狠地刮开麻布。

  “我知道......我,我......”在他闭眼前,原本他的眼里还是那个鲜红的“remember me”下一秒他就来到了这里,这句话是这样的熟悉————梦境里的汤姆这么对他说过,应该是的吧。他想,他记得不太清了,有什么东西朦朦胧胧地笼罩在那段记忆上,他透过那层磨砂玻璃一般的云雾看着那段记忆,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似乎已经分不清了。

  汤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也想过将他收为麾下或者别的什么————除掉他?他不清楚,他似乎有生以来第一次,也许不是第一次这么纠结,大概是因为他已经见过哈利一次。他查过这个哈利 波特,却没人认识他。这很奇怪,但他更奇怪的是自己。

   他第一次见到哈利 波特是在梦里,那时候的哈利更年长,大约是十六七岁的样子,一头乱蓬蓬的黑发遮住了他半边闪电形的伤疤,绿色的眼睛透过厚厚的镜片凝视着他,眼里是复杂的乱糟糟的不明情绪。犹疑的目光从上到下紧紧盯着他,将他每一个动作收录在眼底。汤姆确信他在哈利眼里看到了杀意,但也许还掺杂了些许什么他看不懂的东西。

  他问过无数遍面前的人是谁,却没有得到一个答复,梦境的终焉永远是一道刺眼的绿光,比哈利的眼睛更绿。

  直到他真正“遇见”哈利,那时他十岁,他看见那人身穿奇怪的衣服突然出现在他的床上,别人也消失不见,当他的目光与那双绿色的美丽的眼睛对视上的一刻,他就确信了,这是梦境里的那个男子,只不过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

  “哈利 波特,”他无数次默念这个他忘记不掉的名字,在他见到那个人的第一次他竟然想要杀了他,他们两人之间像是有着融不掉的血海深仇将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

  但他不舍得。

  哈利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给予他温暖的人,也许他并不懂温暖为何物。但是当二人靠近,他就觉得有一股温柔的暖流包裹着他,很舒服,令人沉溺其中。

  他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过分的温暖会令人失去防备。但是他想,就一次吧,这感觉实在太过美妙,美妙地令人窒息。

  他还不知道他彻彻底底陷进去了,但是当他今日再次遇见哈利,哈利模样没变,他自己却已经度过一年多的时光。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恐惧”一词的含义,他以前从来没发现过自己是这样一个“多愁善感”的人,起码在他自己看来,这足以让他震惊了。

  如果我死了而你还在,你还会记得我吗?

  如果你不再来,我把你忘记了,那又能怎么办呢?

  所以当他再次如此真实地看着面前这双熟悉而陌生的眼睛————不是隔着虚幻,不是隔着梦境,他没有一丝光芒的眸子不由得透出点那样绿色的光来。

  有一句话他没能说出口:

  Will you still remember me?

tbc.


?汤姆你真的好直男啊这是爱啊爱!!!!!!懂吗?????

你俩真令人操心啊脑叽疼

我已经预料到后面会崩成什么玩意儿乐

我爱作业

我和作业过十一

十一的尾巴 还有它陪伴

【汤哈】Remember me (2)

ooc预警x

我都布吉岛我在写啥乐1555551

—————————————————

2.

哈利自那个梦后再也没有梦见过那个叫做“汤姆·里德尔”的青年,这倒是让他夜里睡得很香。

他唯一与里德尔沟通的途径就是那本诡异的日记——哈利还是在上面涂涂写写,也没告诉罗恩和赫敏这件事。这本日记里的“里德尔”说自己是霍格沃茨六年级的学生,显然与他梦境中的两个里德尔年纪都不相同,他又是如何将这段思想、这段记忆封存于此的呢?哈利不知道。

所以当有一天,那本日记消失掉的时候,他所表现出的慌乱是常人不能体会的。他找遍了宿舍也没有再看见一页他的日记。

他的生活也随之仿佛失去了什么似的,他分明没有认识汤姆·里德尔多久——好吧,他从小就从梦里认识他了,但不管怎么说,他的内心产生了一个极大的空洞,像是要把他拉进深渊里。

他早就陷进去了,陷入泥沼无法自拔。

哈利现在经常昏昏欲睡,而且浑身无力,不管多早上床都无法缓解这种状况。罗恩有一天叫哈利起床硬是没叫起来,结果两个人都迟到了,被斯内普各扣了格兰芬多五分。

“哈利,”赫敏在吃午饭的时候对他说,“你最近状态不太好,像是没睡好一样。”

罗恩在一旁,一边吃一边插嘴道:“哈利睡得比谁都早——”

说着哈利就往他的嘴里又塞了一个南瓜甜饼,他没能说出下半句。

赫敏担忧地看着他:

“哈利,你真的没事吗?我觉得你需要去校医院看看,你最近是不是中了什么恶咒之类的?”

“不,还是算了吧。赫敏你放心,我很好。”

哈利眨眨绿色的眼镜,有点心虚。

“那好吧……”

这个午饭吃得哈利并不舒服,愧疚和心虚像蜘蛛一样爬满了他的内心深处,吐丝结网,牢牢地困住了他。

如果再这么下去,我就得告诉赫敏了。他告诉自己,欺骗朋友的感觉并不好受。

反而倒是心中有了这句话之后,他没什么事了,果然是因为心理原因吧,他想,我那段时间可能有点累了。

然后这件事就这么被草草掩盖过去,事实上留下慌忙之中掉下的沙土。

3.

二年级的时间总是过的飞快,转眼间就又要到期末考试了。

即使是二年级的小巫师也是很忙的,例如赫敏·格兰杰,也例如哈利·波特和罗恩·韦斯莱。当然,哈利和罗恩正在恶补他们糟糕的魔法史,试图把他们可怜的成绩向上拽一拽。

“谁要是能在斯宾教授的课上存活下来,那肯定是赫敏。”罗恩抱怨道,他正坐在哈利旁边抄着赫敏的笔记,“斯宾教授太可怕了——他说话就像催眠一样。科佐可以直接把他的声音做成催眠八音盒,那一定会热卖。”

“科佐的广告可以这么打:催眠——在何时何地都可以让你睡着——斯宾教授版,霍格沃茨学生半价。”哈利在一旁打趣到,他刚刚抄到妖精与巫师的部分,那节课本来能很有趣,但斯宾教授照本宣科,说话又像是念经,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你们还是好好担心一下自己的成绩吧,”赫敏在一边拿着洛哈特的书,“看看你们魔药课能拿多少分。”

哈利一提起斯内普教授就头痛,他的魔药课成绩糟糕得一塌糊涂,日记本的事情就这样被他抛在了脑后。

如果———如果真能如此的话。

4.

石化的学生让学校的气氛越来越诡异,哈利总觉得这和那本日记有关,这种不安感越来越强,他把这个秘密告诉了罗恩和赫敏。

“哈利,”赫敏一脸严肃,“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去找邓布利多教授。”

罗恩也是一脸担忧:“是的,哈利,你该早点告诉我们的。我们明天就去找——”

“不行,”哈利道,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件事的严肃性,“我们必须现在去找邓布利多教授了。”他的心里打着鼓点,似乎有人在催促他出去。

三人披上隐身衣,连往常最遵守纪律的赫敏也没多说什么。

当他们经过走廊,湿答答的水沾湿了他们的裤脚。

“那儿是洛丽丝夫人,我觉得我们最好绕个路。”哈利轻声说。

“不,哈利,”赫敏同样压低了声音,“她好像在看什么———”

赫敏突然不说话了,她僵在那里。

“怎么————”

那是两行鲜红的仿佛血写出的字迹,字迹未干,还向下流淌着红色的液体:

“Remember me”

“你的尸骨将永存于密室。”

tbc.

告辞155555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