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ear screamy

不会再有第五相关 请取关我
彻底佛了 随缘写文
目前爬墙tfp 虎子厨

?我最近估计得消失一段时间xx

学农啊期中啊乱七八糟的好烦

事贼jier多 更文随缘辽(?

【汤哈】remember me(3)

哦梅林我觉得我化学考试药丸

最近累死乐 默读真de好看(?)我吹爆P大

ooc有 本文无大纲继续裸奔

————————我想去霍格沃茨————————————

哈利醒来时便是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这里有着高大的巨怪石像和绿莹莹的光————是和格兰芬多完全不同的风格,毫不客气地说,这里比起其他学院的休息室,是阴森可怕,甚至骇人的。这里虽然处于湖底,但光线却不是很暗,上方的天花板中渗出像斯莱特林们一样幽幽的光来。

  正当哈利这么想的时候,他身边就坐着个斯莱特林,他自己差点儿成了个斯莱特林。

   确实是这样,汤姆 里德尔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直直的盯着哈利的眼睛,哈利从那双墨色的眼里看到了些不知是周围的还是他自己眼中反射来的绿色,这似乎并不显得很奇怪。虽然绿色在哈利眼里应该被银色衬上,就像格兰芬多的金色和红色一样,但黑色和绿色搭配起来也是很漂亮的,不是吗?

  “你来了,”汤姆率先开了口,声音比哈利上次见到他时很像,多的几分沙哑似乎是因为青少年的变声期的缘故,但是依旧好听。

   哈利如梦初醒,虽然距离他上次见到汤姆对他来说只过了半个学期不到,但看汤姆的个头和他身上的校服就知道汤姆上次见到他是很久之前的时候了————也许。

  “嗯,嗨。你好。”哈利有些尴尬,他不知道怎样开启这个奇异的对话,他是在梦里吗?或者是他到了汤姆 里德尔的世界?

   “你上次来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汤姆开口,他尽力掩饰着声音里的嘶哑,但在说道“很久”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沙哑的喉咙,像是一把钝器狠狠地刮开麻布。

  “我知道......我,我......”在他闭眼前,原本他的眼里还是那个鲜红的“remember me”下一秒他就来到了这里,这句话是这样的熟悉————梦境里的汤姆这么对他说过,应该是的吧。他想,他记得不太清了,有什么东西朦朦胧胧地笼罩在那段记忆上,他透过那层磨砂玻璃一般的云雾看着那段记忆,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似乎已经分不清了。

  汤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也想过将他收为麾下或者别的什么————除掉他?他不清楚,他似乎有生以来第一次,也许不是第一次这么纠结,大概是因为他已经见过哈利一次。他查过这个哈利 波特,却没人认识他。这很奇怪,但他更奇怪的是自己。

   他第一次见到哈利 波特是在梦里,那时候的哈利更年长,大约是十六七岁的样子,一头乱蓬蓬的黑发遮住了他半边闪电形的伤疤,绿色的眼睛透过厚厚的镜片凝视着他,眼里是复杂的乱糟糟的不明情绪。犹疑的目光从上到下紧紧盯着他,将他每一个动作收录在眼底。汤姆确信他在哈利眼里看到了杀意,但也许还掺杂了些许什么他看不懂的东西。

  他问过无数遍面前的人是谁,却没有得到一个答复,梦境的终焉永远是一道刺眼的绿光,比哈利的眼睛更绿。

  直到他真正“遇见”哈利,那时他十岁,他看见那人身穿奇怪的衣服突然出现在他的床上,别人也消失不见,当他的目光与那双绿色的美丽的眼睛对视上的一刻,他就确信了,这是梦境里的那个男子,只不过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

  “哈利 波特,”他无数次默念这个他忘记不掉的名字,在他见到那个人的第一次他竟然想要杀了他,他们两人之间像是有着融不掉的血海深仇将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

  但他不舍得。

  哈利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给予他温暖的人,也许他并不懂温暖为何物。但是当二人靠近,他就觉得有一股温柔的暖流包裹着他,很舒服,令人沉溺其中。

  他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过分的温暖会令人失去防备。但是他想,就一次吧,这感觉实在太过美妙,美妙地令人窒息。

  他还不知道他彻彻底底陷进去了,但是当他今日再次遇见哈利,哈利模样没变,他自己却已经度过一年多的时光。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恐惧”一词的含义,他以前从来没发现过自己是这样一个“多愁善感”的人,起码在他自己看来,这足以让他震惊了。

  如果我死了而你还在,你还会记得我吗?

  如果你不再来,我把你忘记了,那又能怎么办呢?

  所以当他再次如此真实地看着面前这双熟悉而陌生的眼睛————不是隔着虚幻,不是隔着梦境,他没有一丝光芒的眸子不由得透出点那样绿色的光来。

  有一句话他没能说出口:

  Will you still remember me?

tbc.


?汤姆你真的好直男啊这是爱啊爱!!!!!!懂吗?????

你俩真令人操心啊脑叽疼

我已经预料到后面会崩成什么玩意儿乐

我爱作业

我和作业过十一

十一的尾巴 还有它陪伴

【汤哈】Remember me (2)

ooc预警x

我都布吉岛我在写啥乐1555551

—————————————————

2.

哈利自那个梦后再也没有梦见过那个叫做“汤姆·里德尔”的青年,这倒是让他夜里睡得很香。

他唯一与里德尔沟通的途径就是那本诡异的日记——哈利还是在上面涂涂写写,也没告诉罗恩和赫敏这件事。这本日记里的“里德尔”说自己是霍格沃茨六年级的学生,显然与他梦境中的两个里德尔年纪都不相同,他又是如何将这段思想、这段记忆封存于此的呢?哈利不知道。

所以当有一天,那本日记消失掉的时候,他所表现出的慌乱是常人不能体会的。他找遍了宿舍也没有再看见一页他的日记。

他的生活也随之仿佛失去了什么似的,他分明没有认识汤姆·里德尔多久——好吧,他从小就从梦里认识他了,但不管怎么说,他的内心产生了一个极大的空洞,像是要把他拉进深渊里。

他早就陷进去了,陷入泥沼无法自拔。

哈利现在经常昏昏欲睡,而且浑身无力,不管多早上床都无法缓解这种状况。罗恩有一天叫哈利起床硬是没叫起来,结果两个人都迟到了,被斯内普各扣了格兰芬多五分。

“哈利,”赫敏在吃午饭的时候对他说,“你最近状态不太好,像是没睡好一样。”

罗恩在一旁,一边吃一边插嘴道:“哈利睡得比谁都早——”

说着哈利就往他的嘴里又塞了一个南瓜甜饼,他没能说出下半句。

赫敏担忧地看着他:

“哈利,你真的没事吗?我觉得你需要去校医院看看,你最近是不是中了什么恶咒之类的?”

“不,还是算了吧。赫敏你放心,我很好。”

哈利眨眨绿色的眼镜,有点心虚。

“那好吧……”

这个午饭吃得哈利并不舒服,愧疚和心虚像蜘蛛一样爬满了他的内心深处,吐丝结网,牢牢地困住了他。

如果再这么下去,我就得告诉赫敏了。他告诉自己,欺骗朋友的感觉并不好受。

反而倒是心中有了这句话之后,他没什么事了,果然是因为心理原因吧,他想,我那段时间可能有点累了。

然后这件事就这么被草草掩盖过去,事实上留下慌忙之中掉下的沙土。

3.

二年级的时间总是过的飞快,转眼间就又要到期末考试了。

即使是二年级的小巫师也是很忙的,例如赫敏·格兰杰,也例如哈利·波特和罗恩·韦斯莱。当然,哈利和罗恩正在恶补他们糟糕的魔法史,试图把他们可怜的成绩向上拽一拽。

“谁要是能在斯宾教授的课上存活下来,那肯定是赫敏。”罗恩抱怨道,他正坐在哈利旁边抄着赫敏的笔记,“斯宾教授太可怕了——他说话就像催眠一样。科佐可以直接把他的声音做成催眠八音盒,那一定会热卖。”

“科佐的广告可以这么打:催眠——在何时何地都可以让你睡着——斯宾教授版,霍格沃茨学生半价。”哈利在一旁打趣到,他刚刚抄到妖精与巫师的部分,那节课本来能很有趣,但斯宾教授照本宣科,说话又像是念经,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你们还是好好担心一下自己的成绩吧,”赫敏在一边拿着洛哈特的书,“看看你们魔药课能拿多少分。”

哈利一提起斯内普教授就头痛,他的魔药课成绩糟糕得一塌糊涂,日记本的事情就这样被他抛在了脑后。

如果———如果真能如此的话。

4.

石化的学生让学校的气氛越来越诡异,哈利总觉得这和那本日记有关,这种不安感越来越强,他把这个秘密告诉了罗恩和赫敏。

“哈利,”赫敏一脸严肃,“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去找邓布利多教授。”

罗恩也是一脸担忧:“是的,哈利,你该早点告诉我们的。我们明天就去找——”

“不行,”哈利道,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件事的严肃性,“我们必须现在去找邓布利多教授了。”他的心里打着鼓点,似乎有人在催促他出去。

三人披上隐身衣,连往常最遵守纪律的赫敏也没多说什么。

当他们经过走廊,湿答答的水沾湿了他们的裤脚。

“那儿是洛丽丝夫人,我觉得我们最好绕个路。”哈利轻声说。

“不,哈利,”赫敏同样压低了声音,“她好像在看什么———”

赫敏突然不说话了,她僵在那里。

“怎么————”

那是两行鲜红的仿佛血写出的字迹,字迹未干,还向下流淌着红色的液体:

“Remember me”

“你的尸骨将永存于密室。”

tbc.

告辞155555551

【德哈】纸短情长03

ooc有 是莉莉和詹姆活着的平行世界

是和 @🍓祁枫🍓  @Levi际何 的联文鸭w

—————————————————————

03

  当哈利再次睁开眼睛的眼睛,他已经在格兰芬多的寝室里了,入目是熟悉的金色与红色交叠的挂毯和窗帘,床头海报上魁地奇球员骑着扫帚笑着向他挥手。

  他伸手摸到了床边的眼镜,它还是在临睡前的地方。变成猫的那一切就像梦境一样,但那触感又那么真实……

  他甩甩脑袋,把那一头乱七八糟的黑发甩得更乱了,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哦梅林,他怎么可能变成一只猫呢?

  他问了罗恩关于他请假的这件事,罗恩一脸震惊地伸手去摸他的额头问他是不是发烧了。

  “斯内普肯定会给你留一大堆作业。”

  摸完,罗恩补上一句,嘟囔着说:

  “那只老蝙蝠......斯莱特林的人都挺讨厌的。”

  “我觉得还好吧……”哈利想起了德拉科,他似乎没那么坏,他想,即使是在梦里。

  “什么??!你忘了上节课斯内普给格兰芬多扣了二十分吗?!——就因为我做错了一步赫敏帮我纠正过来了!还有上次......”他喋喋不休地开始系数起斯内普的讨厌之处:

  “还有马尔福,天天在得瑟,见到你就像见了臭虫,还记得三年级他装摄魂怪吗?还有四年级的“波特臭大粪”......”

  赫敏在一旁也是点点头。

  “嗯……也许他们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坏……”哈利还想辩解,他们已经走到了门厅,迎面撞上了德拉科。

  今天的马尔福少爷倒是没有像往常一样讥笑着嘲讽哈利,说韦斯莱是败类或者赫敏泥巴种,他复杂地看了哈利一样,然后就像没看到他们一样走向礼堂。

  德拉科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哈利变成了他的猫。

  这太羞耻了,马尔福少爷想,我怎么会梦见破特呢?与此同时的哈利也在想着昨晚的梦,他怎么会梦见自己变成德拉科的猫呢?

  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隐约间已经有什么东西悄然改变了。

  今天的霍格沃茨似乎格外安宁。


tbc.

抱歉我把文风都换了一个15555555551

希望能喜欢

前文戳她 @🍓祁枫🍓 


系三女儿欧若拉x

Aurora·Phoenix·Orlando

歐若拉·菲尼克斯·奧蘭多 也可以直接叫Aurora·P·Orlando

人設是鉑金色到腰間的直髮,平常喜歡隨便披著,熱的時候會扎高馬尾,深棕色的眼睛,皮膚是比小麥色更深一點的顏色。

Aurora是羅馬神話中掌管黎明與極光的女神Phoenix就是鳳凰Orlando作為地名可以作姓氏

從小在一個富貴家庭裡長大,比較早成。非常聰明而且有一頭鉑金色的長髮所以被取名為Aurora,希望她能給家裡帶來新的光明與榮耀。

很有野心,渴望強大的力量,可以為了力量放棄出賣一切,底線是自己的色相(這個絕對不行)。討厭甚至看不起善良之人,認為慈悲會帶來麻煩。有點暴躁但是非常理智,不會為了衝動而幹出損失自己利益的事情。

想要統治世界,心中有一個烏托邦,將世界一分為二,一半是井井有條的一絲不苟近乎完美的社會,另一半是罪犯的樂園。

Phoenix是自己給自己取的中間名,寓意就是浴火重生。是在確定了自己想要力量同一世界之後訂下來的,是向過去的自己告別。

比起女孩子更像一個男孩子,更加理性,對情感看得很淡。目前因為個人魅力有很多追隨者,不過大多都是因為她強大的力量以及她的藍圖。

世界觀是和其他兒子女兒一樣的魔法科技並存的世界。能力是Orlando家一直傳下來的光屬性,但是因為隔代遺傳(?這是隔了幾帶啊)有著最古老一代與靈魂溝通的能力。

比起其他武器更喜歡小巧輕便的手槍,學習好但是又點偏科,機械課編程以及人體生物的理論實戰都很差。

目前和紅衣主教(我三兒子)保持合作關係。

總體來說有一點像伏伏但是不太一樣x第一次這麼清晰的寫了人設碼一下x

【汤哈】remember me(1)

0.

  一个青年站在他的面前,是如云烟般缥缈不定的影子。他翕动着唇瓣,低声呢喃着什么。哈利伸出手,想捕捉那人的身影,手却穿过了身前的空气。

  “你究竟是谁?”哈利警惕地眯起眼睛,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了,却是第一次同他说话。

  英俊的青年只是用复杂的目光一寸寸扫过哈利的面颊,并未多言一句。那目光最终是与哈利的双眼触碰,像蛇一样紧紧粘连缠绕于他的目光中,似燃烧的火烛般融化掉在那双绿色的眼里。

  哈利的视线再离不开那双眼睛,仿佛被剥夺了控制权,他牢牢盯着那双血色的眼睛,渴望从里面得到什么,嘴再次张开,他一字一句地问道:

  “你,是,谁?”

  面前人终究是悲哀而无奈地闭上了眼,从那薄薄的双唇中吐出一句支离破碎的句子,事实上,只是一个词:

  “Potter......”

  后半句被他吞咽进了未发音的口腔,他虚张着嘴,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在哈利的视线被漆黑剥夺之前,耳边一句温柔的声音回荡:

  “Remember me,please.”

  哈利从黑色的梦里惊醒。

  记住什么?记住那个人吗?

  哈利严重绿色的混沌清明了些许,他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在很久很久之前,在哈利还是个婴孩的时候,那人就站在他的面前。

  他抬手摸着额头上闪电形的伤疤,它还在隐隐作痛着。

1.

  “Tom Riddle.”他读着日记本上的名字。

  “真是奇怪,”他嘟囔着,“汤姆里德尔……”他想起今天撞到金妮后她慌乱地捡起了本子,一定是她在慌乱中拿错了,他想,下次见面还给她好了。

  但是这本日记看起来也不新了,韦斯莱家不至于给金妮这样一个带有别人名字的日记本。哈利的好奇心催促着他翻开这本书,他想了想,虽然偷窥女孩子的日记并不是什么好事,但像是有一种莫名的魔力促使他翻开这本书。他终究是个格兰芬多,勇敢而富有所谓的“冒险精神”。

  他看到了一页空白的书页。

  他惊讶地翻开第二页——那里也是空无一字,第三页,第四页......整本日记都没有一个字母。

  “奇怪,”他试探性地拿起羽毛笔,蘸了点黑色的墨汁,在微微发黄的旧书页上写下:

  “我叫哈利·波特。”

  墨汁如蛇般钻入纸张里,消失地干干净净。在哈利震惊的目光里,日记浮现出一行工整的优雅花体:

  “你好,波特。我是汤姆·里德尔。”

  哈利汗毛都几乎竖立起来,巨大的惊诧在他脑中“砰”地炸开。

  我是不是该把这本日记交给韦斯莱先生,他几乎不能说话了,不要相信任何可以自己思考的物件,他喃喃地告诉自己。

  又或者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日记本呢?他想。

  哈利看着“Potter”这个单词,还是他的墨汁,却是繁复地在诉说着写出字母的主人的身份高贵。他又想起了梦里那个青年,那唇缝中吐出的第一个清晰的单词,拌入无限遐想的眷恋和温柔......

  他不敢再继续想,这让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他决绝地合上日记,爬上他的床铺,在莫名的困惑和不安里入梦。

  却又是似梦非梦。

  哈利在冰冷的床铺上醒来,入目却又不是属于格兰芬多的红色和金色。一个小他几岁的男孩儿盯着他,坐在他身边的床上。那男孩儿颇有几分梦中青年的模样,又或者,这也是个梦境。

  “你是谁?”男孩儿眯着眼睛,从头到脚打量着哈利,他环抱双臂,眼里透出谨慎的神色。

  “我?”哈利也盯着他,“我是......”他顿了顿,又吸一口气,“我是哈利·波特,你又是谁?”

  男孩黑色的眼睛怀疑地继续盯了哈利一会儿,显然他并不知道有个叫“哈利·波特”的人,也怀疑他是否报了真实姓名,但后来他似乎说服了自己。

  他张开嘴,同样是梦境里那样,没有一丝声音发出,但思索了一会儿,看着哈利绿色的眼睛,缓缓道:

  “我是汤姆·里德尔。”

  哈利怔住了,在仿佛几个世纪般过去后,他才出声,眼中透露着疑惑:

  “我好像捡到了你的日记本。”

  “日记本?我没有日记。”

  “可是......”哈利四下巡视了这个简陋的房间,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在格兰芬多的床上了。

  汤姆摇摇头,眼前这个陌生的“哈利·波特”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警惕性,更多的反而是好奇和其它的什么些东西。他也并不讨厌这位波特先生,当他靠近他的时候,他感觉很舒服,像是被温暖的水流包裹起来,特别是那双绿色的眼睛,他们明亮而温柔,目光也不像孤儿院里的其他人那样冷冰冰的。

  这是梦吗?如果是的话,他宁可生活在梦里,他想。这位波特穿着奇怪的黑袍子,和自己一样“奇怪”,但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特殊的地方,是否会像“他们”一样呢。

  那就不要说,一直不要戳破好了。

  哈利看汤姆久久没有说话,便开口掩饰掉了这份无声的尴尬:

  “这里是哪里啊?”

  “这里是孤儿院。”

  “孤儿院——?!”

  哈利的声音瞬间拔高了一个声调,看向汤姆的眼里更多的是同情与遗憾。他自己虽然失去了父母,但起码他住在弗农夫妇家里,虽然待遇不怎么好,还是有亲人在。他便是从小就住在这里吗?这样冷冰冰的孤儿院里?

  “那你是从哪里来?”汤姆向前探头,鼻尖几乎要贴了上去,哈利想起了梦境中的那个“汤姆·里德尔”,脸“刷”地红了,向后缩去。

  “我......我......”他支支吾吾地说,他不敢也不能对他坦白巫师界的事情,毕竟他很有可能是个麻瓜。

  “嗯?”汤姆又向前凑去,双手撑在哈利腰侧两边,动作极尽暧昧,他自己像是没意识到这一点。

  哈利咽下一口口水,他能感到汤姆的气息喷在他脸上。他的脸更热了,但汤姆就像是不知道,他也不好开口,但距离......似乎太近了些。

  “太近了……”哈利的喉咙里蹭出微弱的声音,小到他自己几乎都听不到。

  汤姆无辜地眨眨眼睛,从哈利身上起来,哈利的味道很好闻,他几乎要陷进去了。

  孤儿院破旧的钟表嘎吱嘎吱地指到了十二点,哈利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当他并未感到任何不适。汤姆第一次显出像他这个年纪的表情,他伸手想要拽住哈利,却透过了他的身体。

  “你还会再来吗?”他踌躇了一会儿,眉间显出可惜之色。

  “不知道,也许吧。”哈利看着自己逐渐消失的双腿,眨眨眼睛。

  在时钟滴答间,孤儿院的房间里只剩下一人的呼吸声。

  里德尔猛然睁开眼睛,瞳孔中倒映出孤儿院的天花板,还有旁边床铺上熟睡的几个孤儿院的孩子。

  “Harry Potter......”

  我记住你了。


  

  

  

  

  

  

  


  

  


  

  

  

  








  


0.

一个青年站在他的面前,是如云烟般缥缈不定的影子。他翕动着唇瓣,低声呢喃着什么。哈利伸出手,想捕捉那人的身影,手却穿过了身前的空气。

“你究竟是谁?”哈利警惕地眯起眼睛,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了,却是第一次同他说话。

英俊的青年只是用复杂的目光一寸寸扫过哈利的面颊,并未多言一句。那目光最终是与哈利的双眼触碰,像蛇一样紧紧粘连缠绕于他的目光中,似燃烧的火烛般融化掉在那双绿色的眼里。

哈利的视线再离不开那双眼睛,仿佛被剥夺了控制权,他牢牢盯着那双血色的眼睛,渴望从里面得到什么,嘴再次张开,他一字一句地问道:

“你,是,谁?”

面前人终究是悲哀而无奈地闭上了眼,从那薄薄的双唇中吐出一句支离破碎的句子,事实上,只是一个词:

“Potter......”

后半句被他吞咽进了未发音的口腔,他虚张着嘴,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在哈利的视线被漆黑剥夺之前,耳边一句温柔的声音回荡:

“Remember me,please.”

哈利从黑色的梦里惊醒。

记住什么?记住那个人吗?

哈利严重绿色的混沌清明了些许,他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在很久很久之前,在哈利还是个婴孩的时候,那人就站在他的面前。

他抬手摸着额头上闪电形的伤疤,它还在隐隐作痛着。

1.

“Tom Riddle.”他读着日记本上的名字。

“真是奇怪,”他嘟囔着,“汤姆里德尔……”他想起今天撞到金妮后她慌乱地捡起了本子,一定是她在慌乱中拿错了,他想,下次见面还给她好了。

但是这本日记看起来也不新了,韦斯莱家不至于给金妮这样一个带有别人名字的日记本。哈利的好奇心催促着他翻开这本书,他想了想,虽然偷窥女孩子的日记并不是什么好事,但像是有一种莫名的魔力促使他翻开这本书。他终究是个格兰芬多,勇敢而富有所谓的“冒险精神”。

他看到了一页空白的书页。

他惊讶地翻开第二页——那里也是空无一字,第三页,第四页......整本日记都没有一个字母。

“奇怪,”他试探性地拿起羽毛笔,蘸了点黑色的墨汁,在微微发黄的旧书页上写下:

“我叫哈利·波特。”

墨汁如蛇般钻入纸张里,消失地干干净净。在哈利震惊的目光里,日记浮现出一行工整的优雅花体:

“你好,波特。我是汤姆·里德尔。”

哈利汗毛都几乎竖立起来,巨大的惊诧在他脑中“砰”地炸开。

我是不是该把这本日记交给韦斯莱先生,他几乎不能说话了,不要相信任何可以自己思考的物件,他喃喃地告诉自己。

又或者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日记本呢?他想。

哈利看着“Potter”这个单词,还是他的墨汁,却是繁复地在诉说着写出字母的主人的身份高贵。他又想起了梦里那个青年,那唇缝中吐出的第一个清晰的单词,拌入无限遐想的眷恋和温柔......

他不敢再继续想,这让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他决绝地合上日记,爬上他的床铺,在莫名的困惑和不安里入梦。

却又是似梦非梦。

哈利在冰冷的床铺上醒来,入目却又不是属于格兰芬多的红色和金色。一个小他几岁的男孩儿盯着他,坐在他身边的床上。那男孩儿颇有几分梦中青年的模样,又或者,这也是个梦境。

“你是谁?”男孩儿眯着眼睛,从头到脚打量着哈利,他环抱双臂,眼里透出谨慎的神色。

“我?”哈利也盯着他,“我是......”他顿了顿,又吸一口气,“我是哈利·波特,你又是谁?”

男孩黑色的眼睛怀疑地继续盯了哈利一会儿,显然他并不知道有个叫“哈利·波特”的人,也怀疑他是否报了真实姓名,但后来他似乎说服了自己。

他张开嘴,同样是梦境里那样,没有一丝声音发出,但思索了一会儿,看着哈利绿色的眼睛,缓缓道:

“我是汤姆·里德尔。”

哈利怔住了,在仿佛几个世纪般过去后,他才出声,眼中透露着疑惑:

“我好像捡到了你的日记本。”

“日记本?我没有日记。”

“可是......”哈利四下巡视了这个简陋的房间,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在格兰芬多的床上了。

汤姆摇摇头,眼前这个陌生的“哈利·波特”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警惕性,更多的反而是好奇和其它的什么些东西。他也并不讨厌这位波特先生,当他靠近他的时候,他感觉很舒服,像是被温暖的水流包裹起来,特别是那双绿色的眼睛,他们明亮而温柔,目光也不像孤儿院里的其他人那样冷冰冰的。

这是梦吗?如果是的话,他宁可生活在梦里,他想。这位波特穿着奇怪的黑袍子,和自己一样“奇怪”,但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特殊的地方,是否会像“他们”一样呢。

那就不要说,一直不要戳破好了。

哈利看汤姆久久没有说话,便开口掩饰掉了这份无声的尴尬:

“这里是哪里啊?”

“这里是孤儿院。”

“孤儿院——?!”

哈利的声音瞬间拔高了一个声调,看向汤姆的眼里更多的是同情与遗憾。他自己虽然失去了父母,但起码他住在弗农夫妇家里,虽然待遇不怎么好,还是有亲人在。他便是从小就住在这里吗?这样冷冰冰的孤儿院里?

“那你是从哪里来?”汤姆向前探头,鼻尖几乎要贴了上去,哈利想起了梦境中的那个“汤姆·里德尔”,脸“刷”地红了,向后缩去。

“我......我......”他支支吾吾地说,他不敢也不能对他坦白巫师界的事情,毕竟他很有可能是个麻瓜。

“嗯?”汤姆又向前凑去,双手撑在哈利腰侧两边,动作极尽暧昧,他自己像是没意识到这一点。

哈利咽下一口口水,他能感到汤姆的气息喷在他脸上。他的脸更热了,但汤姆就像是不知道,他也不好开口,但距离......似乎太近了些。

“太近了……”哈利的喉咙里蹭出微弱的声音,小到他自己几乎都听不到。

汤姆无辜地眨眨眼睛,从哈利身上起来,哈利的味道很好闻,他几乎要陷进去了。

孤儿院破旧的钟表嘎吱嘎吱地指到了十二点,哈利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当他并未感到任何不适。汤姆第一次显出像他这个年纪的表情,他伸手想要拽住哈利,却透过了他的身体。

“你还会再来吗?”他踌躇了一会儿,眉间显出可惜之色。

“不知道,也许吧。”哈利看着自己逐渐消失的双腿,眨眨眼睛。

在时钟滴答间,孤儿院的房间里只剩下一人的呼吸声。

里德尔猛然睁开眼睛,瞳孔中倒映出孤儿院的天花板,还有旁边床铺上熟睡的几个孤儿院的孩子。

“Harry Potter......”

我记住你了。


tbc.












列表一魔道黑的號被魔道粉盜了

希望各位可以保護好自己的號❤️

少年,考虑加入食死徒吗

那个年轻人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他是光 是我的心脏 是我们永恒不变的信仰

时间镌刻他俊朗的外表

他的眉骨是耸起的坚硬的山脊

他的双眸是初生的骄傲的太阳

他的双唇是娇嫩的柔软的花瓣

他是地狱的撒旦 是深海的塞壬 是与众不同的疯狂

Magic is might

魔法即是强权

银色的花体字写出这句话

他修长的手指上跳跃着斯莱特林的荣耀

他是王 是主 是我们永恒不变的真理

请低下你的头颅 伏下你的脊梁 用唇亲吻他的法袍

你从此便不需要思考 

你只需要说上一句:

“Yes,my lord.”


end.

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